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七仙俏皮传 >

第001章·众星捧戏

归档日期:03-23       文本归类:七仙俏皮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这个不用计较年月的天庭,对的,天庭。

  李天王不在状态地听着极力装腔的夫人说:“王母娘娘的大寿马上就要到了,我们送给她什么好呢。要不然,我们去凡间走一趟,找件凡人的礼物吧。”这真是太好的主意,哈哈,去凡间玩啦,李夫人纵容着心底的私念眼里便流露出了不成熟的气氛。

  看来李天王不为所动,也没显得多不屑。

  “既然王母的大寿马上就到,哪来的时间下凡找礼物呢。”他觉得在老爷椅上坐够了,站了起来。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他自己,所以弄得圣蓠亚很紧张,简直无法投入当前角色。

  这不算演戏吧,看看,大家都正儿八经正儿八经的,就连她自己也极力争取了作为李天王夫人这个角色,仿佛真成了什么夫人似的,真成了艾离炫·狄厄尼的女人。

  都是那个东亚人道尔卫苛其提的,选哪出话剧的背景来玩都行啊,为什么偏玩这种生僻的文化。地球人理解起来都难,何况,若虚人。

  “要求很简单,各位。”道尔卫苛其说,“只要不脱离基本的角色位置,大家怎么玩都行。”

  玩,对,玩。且不说自己星球都动用了些什么样的国际人物,连若虚那边举足轻重的代表都参与了。

  这一切竟是始于似乎远比道尔卫苛其还要有影响力的熙迟·雷诺,仗着若虚军政长官恕尔尼·奥爱里的宠爱,和非法狄厄尼一方的配合,大私无公的想法。

  那是不折不扣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她和非法狄厄尼的亲密关系难道也算星际交流?谁知道算什么。同若虚非法向来接触暧昧的我星,目前没有任何律法能说明她有何不对。只是圣蓠亚无论如何都觉得她没资格,她可笑。

  熙迟·雷诺是怎么做到的呢?不得不说,高傲的圣蓠亚也是非常好奇的。只知道她简直呼之则来的,成功邀请了狄厄尼为她的真人版游戏出资构本。她家的“世界之旅游戏城”一直是她在盘,那是我星目前最著名最销金的娱乐项目了。

  真人版游戏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主意,预计通过若虚人的超科技来实现却是最近才有的想法。熙迟·雷诺去对恕尔尼长官鼓吹的时候,表示:“我邀请了狄厄尼先生,他答应了要为游戏提供一些东西。”

  雷诺小姐看起来有点趾高气扬,或说得意。她一点不顾虑对方是若虚合法组织的军政长官,肆意在猫面前彰显与鼠的情谊。他是适应了的,雷诺小姐之所以这么坦白于他,也是出于对他的情谊嘛。

  “狄厄尼先生真舍得?”

  “我认为他从来没有不舍得啊。”雷诺小姐精明得时常以玩笑的口气择言。

  “这么说就是免费的好事了。”

  “我认为,狄厄尼先生肯出一部分能源已经难得。”雷诺小姐弹着话外音,神态里大有此刻尤其信赖于他的意味。

  这丫头真不像十六岁。恕尔尼长官用心看了她数秒,说:“我们军政是没有指望的,我个人也出给不了多少,我尽量说动科研组的人参加,让他们提供能源吧。”

  后来,恕尔尼长官为游戏做了宣传,有一种微妙的气氛使得但凡他跟人提及非法将参与这个游戏,人们都无可避免地受到吸引。

  大家背地里一定商量了很多,恕尔尼只知道科研组的上权总监,一个颇能呼风唤雨的人物,最终允口,说:“剩下的能源就由我们来出吧,本总监将亲自参与这个游戏。”

  有意思的是,若虚科研会会长,那位总监的上司,他也做出了亲自加入游戏的决定。他是新近才抵达地球的,他对很多事都装作不够了解。他在这边停留的时间紧迫,却愿意为游戏消耗宝贵的时间。

  “堕菲尔会长这个决定刚好可以供他排解无聊啊。”总监作此感想的时候,似乎是真的出于同情。这里不需要会长,他马上就要像个名副其实的玩客了。

  还有一位决定参与的人物,他是最后做出决定的,在了然所有情势以后。

  “首上,您真的决定参与?”恕尔尼竟然怀疑起自己老大的九鼎之言。

  “是的,我想亲自会会那个狡猾的狄厄尼。”

  军政首领的屈尊让游戏变得更加沉甸。可是,熙迟·雷诺作为东家仍旧沉稳不惊,适应如常。她早料到,搬动狄厄尼这块石头,便等于搬动所有石头。好吧,石头都动了,狄厄尼先生真是太有魄力了,他知道自己为了搬动所有石头而搬动他吗?那么,他怎么想?

  这是谜,谁也不会知道那位非法的头儿,究竟想什么。

  我星的理事机构对雷诺小姐的搬石头行径先是漠以视之,眼看事情变了,立即便予以了特别的关注,且对雷诺小姐的哥哥进行托付。因为,雷诺小姐在国际上除了拥有作为国际宇航局局长妹妹的地位,没有任何其它地位,所以不能直接被托付。

  “雷诺先生,既然雷诺小姐的游戏策划已经演变成了星际活动,那么请你监管这个策划。我们也将派出理事会合适人选,陪同参与。”在星际理事会,我星目前惟一的星际事务机构,成员是拼盘一样的组合。有像雷诺先生这样身为局长的,有像道尔卫苛其那样身为特工老大的,还有……各种掺杂。

  狄厄尼先生履行承诺供应了能源,他竟是个守信的非法。科研组承担了剩余所需。前者派了专业系统工作的程序体,后者派了无所不能的微型生命体和两名写幻师。雷诺小姐只需派自己的游戏编导同写幻师交流,而后,几十个选自世界各地的游戏区就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被改革成了充满奇幻色彩的地方。

  “我只是想证明,确实有那样的时代。”熙迟·雷诺像个研究者的口气在说话,“有你们帮忙,只是提前预览而已。”

  “是我们让你们提前了。”恕尔尼长官说。

  “也可以说是眼睛比手快,手还没做到,眼睛就已经看见了。”

  “还可以说是坐享其成。”

  “是你们自愿的。”雷诺小姐强忍着小自尊,故作不悦。

  “我很乐意为雷诺小姐效劳。不过,非法通常不这么想,你可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道理。”

  “知道,但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这话的。”

  “我听剔辞先生跟哩索这么讲,一听就懂了。”

  雷诺小姐笑了,觉得恕尔尼长官有趣得很,露着孩子一般的心性跟自己交谈。再深一点她不想了,为什么这人如此亲切,温柔,一丝不苟。

  “剔辞先生什么都通,怎么会跟那个笨蛋成为朋友呢。”既然提到剔辞先生,就绝对是个不错的话题。恕尔尼轻易就理解了笨蛋的所指对象,但还是问:“狄厄尼小姐吗?”

  “嗯。”雷诺小姐露出眼里的纯净,看着他。

  这个有笨蛋称号的人,在后来的游戏里,被人千叮万嘱,说:“一定只能跟随游戏控装的反应而反应,无论是跑跳蹦走,还是飞攀打跌,只许跟着控装的反应。”因为跟她这么讲的人表情严肃,又正好是剔辞先生,所以,她无条件接受,即使不明白也接受。

  “我可不可以不要控装。”她并不知道这么说的后果,还是说了。

  “不可以。”好像说得再多,也会被她这句话给覆灭,剔辞先生忍了忍脸上的阴云。

  “游戏控装是不是跟平时的控装不一样?”

  “是啊,不一样。是专为游戏配备的。”

  “你是怕狄若不会用吗?”

  “主要是怕你用不上。”

  “用不上不就是不需要吗。”

  “每个人都在用,如果你不用,你就会跟大家脱轨。”

  “脱轨是什么?”

  “脱离,这么理解。”

  “会跟你脱离吗?”

  “会破坏游戏的规则。”

  “狄若不想跟你脱离,那还是用吧。”

  “那说好了,绝对服从游戏控装的指示。”

  “好,听你的。”

  她差不多是做到了,在剔辞先生的敦促下,安分守己地进行了游戏。

  游戏中大家或出于好强,或出于好奇,或出于被激发的玩性,都相当投入。这其中不乏黑白相争,强强相抗的实际恩怨。

  比如,军政老大绝不会让非法狄厄尼把自己给比压下去,反而想通过游戏达到震慑他们的目的,即便收效甚微;比如,科研会的会长希望能在这个亦真亦幻的世界将科研组总监托西葛伽屠戮。于是,总监为了不被屠戮,组织自己的党羽,倾力练级。

  由此,慢慢的,游戏里的气氛变得险恶了,像被写幻后的场景一样不辨真伪了。很多在现实中难以实现的,人们都希望在这里实现。但凡沾上游戏,便有种迷魅的影响,从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