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子宇星系传说 >

第一章:小村的神秘人家

归档日期:03-23       文本归类:子宇星系传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若虚{星球名}古文明时期,第2公纪{每公纪2000年},1748年。

  朝圣国,白赫氏皇族当政。

  在的奂皇城西面毗邻大通道{贯通各大主城的脉道}处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村,村子叫作幽罗,有一条水流在村前围绕。

  很少有人从大通道下来看看这里,因为通常走到这个路段的人要么是往皇城去的,距目的地已不远,要么是从皇城出来的,还没走多远,都是急于赶路的,无暇他顾。可就在近来,这座不起眼的村子不知受了何方仙灵的眷顾,开始越来越美,越来越兴盛。美在于它的环境,兴盛在于它的人事,两者蒸蒸日上使村子脱胎换骨。

  村里的人先是觉得屋前屋后的杂草不杂了,长得越来越像花一样。地里的农物跟通了人性似的,叫人们越来越舒心。而后发现,放眼望去,周围的大山小山,也变得如姑娘刚发育成年的气候一样,有了迷人的气色。使得从来都不懂欣赏的农人们开始在每个清闲下来的傍晚竟会扬发诗性了,伫望在自家的田埂上,留连山色。

  这个村子向来每一任的村长都无知无能,但是变化就在不觉然间,就像所有的不觉然一样,出现了一位叫作也陆达昂的领导者,做了村长,并且带起了一批很能为村子办事的人,整个的改善了村子的风气。于是村民的生活开始上升层次,以往只会埋头苦干的人,学会了进城做不吃亏的买卖,也陆达昂等人常常组织集体经营,把大家的劳动产品聚集一起送往皇城的大集市。因此,村子里开始有了自己的车队。

  村子的变化最终导致了地灵和人和的统一,村子在一种良性的发展中越来越安逸。

  生活美满的村民们开始有了一年一度的更加热闹欢喜的合欢会习俗,而这种习俗在很多地方都有,是不奇怪的。当这种热闹足以冲破小村子传到外面去时,便有了一些路人的关注,和生客好奇的目光,使得小小幽罗村惹眼起来。这样,每年的合欢会时节,竟也有了慕名而来的客人,他们将把村子的名声传得更远,更瞩目。

  这年已是村子发生翻天覆地改变的第六个年头。

  村子的尾巴梢连接的是一座高深莫测的大山,无论村子如何变化,这座大山似乎不作改变。它被村民们呼作后山,后山可能变得更漂亮了,但是人们情愿相信它可能变得更危险了,所以没有人敢进去,也就没有人知道它变得怎么样了。在很早以前,这山就无人敢进了,它是人们心照不宣的禁区,因为山上传说有十分凶险的野兽,如玄狮{朝圣国所在的北带国一域常见野兽},有十分狠毒的蛇虫,如黑线子{像一条黑线一样,极细极隐蔽的蛇类。能迅速咬穿人体或兽体,像一根锐物一样。又能喷洒毒液,简直是万物的克星},还有其它等等能害人性命的一些东西,总之就是危险。

  为了远离危险,村子的尾巴梢几乎遭到隔离对待。并且离尾巴梢住得近的人被认为是不大入世的那种。到如今,村尾已是冷冷清清,少有人去,更别说是住了。所以原本就不大的位置,去了个村尾,村民就愈发住得密集了。

  在这种情况下,村子里来了一户移民,他们已经在此入住六年,和村子翻新时间差不多久。也许是不懂事的缘故,他们一来就选了后山山边的位置安心住下。后来,村里人见这户人家住得挺安稳,设法去打听底细,私下里对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然而直到现在也没人弄清那家人的底细。去的人设法与那家主人套关系,据说,除了村长,没有一个不是被冷漠态度给打发回来的。渐渐的,人们就识趣地不再去打扰人家,只是相互传说,那家人有个女儿,那家的男主人多么能干,那家的女人从来都不出门等等琐碎无聊的事情。后来,难得的是,这家人开始参加起一年一次的合欢会来,他们是村长亲自去那山边上给求仙求神一样求来的,可谓架子极大。合欢会上,那家人的女儿总是戴着面具,看起来也就几岁,她只一出现,就令所有人萌升起异样的好感,无人不对她铭记在深。只可惜,那个孩子同她的父母一样,没人能有办法亲近得了,他们在村民们眼中出现得像天边的异光一样,短瞬极了。

  这家人单纯的只有三口,父亲,母亲,女儿。

  山边上原本荒废的田地,现已是果园加菜园子,修理得井井有条。三座上好的青木料房子,两连一单的落座着,一前一后。前面的两连房是生活起居,后面的单屋是女主人绣纺的纺间,两者中间空着一个小院子,那里晾晒着新纺出来的布,和一些常穿的衣物。这个小院子的左右两边由几棵大大的伯绵树{这种树枝叶普通,生命力强,结一串串的吊花,类绵,但不是绵,平常人家在伯绵树开花的时候可把伯绵花用来擦拭油渍,很有效果。另外,有一类变种的伯绵树,据说开出金黄色的吊花,而且花态异常好看,被贵族用于欣赏和装饰,即金伯绵}形成天然的隔篱,树的下面有松湿的土壤,有不多的几株花苗,正处生死存亡的关头,被人遗忘在那里。那两连房的两扇后门,一扇来自厨屋,一扇来自堂房,都正对着这个小院,其中堂房的门经常开着。

  两连房的一座是正屋,正朝于南,一座是偏房,在右面。两者拥下一个小小的空场,这里便是前院。在前院的前面,有一个上来的小坡,来人走上小坡会感出地势的居高临下,村前的景象可以眺望个大概。另外院前还有三棵青芒树{一种针叶的常青树,它的叶芒呈银白色,是珍贵的品种,十分庄肃的气质,颇具欣赏性},看上去还嫩得很,只有一人多高。院子的右边场上有一块烧焦的地面,那里总是放着两只磨圆滑了的树桩做成的小矮凳,这凳子也叫做桩凳,这家的人常常就坐在这个位置上生个便火,烤烤东西什么的,十分随意,因此周围还散放了一些小木柴。

  正屋和偏房的侧面都有通往屋后面去的小路,其中正屋侧面的小路是去往果园子的,偏房侧面的小路是去向田地和菜园的,这边还有一条岔开去的小路通向这家常常取水用水的地方,那里是一条来自后山的山泉的支流,这山泉另有一条支流绕田地和果园子的边界东行,极便于灌溉。田地园子和果园子都不大,但是相对于三口之家的需用来说是够大了的。为了避免山上野兽毒虫的骚扰,沿着田地和果园子的边界设有不少的火台,几乎呈等间距排布,都是由石泥砌成,一人多高,这家男主人亲自打造的,是相当专业的泥匠工手艺呢。上面有方体的燃料槽,每放一次燃料,可以用上五六天的时间,因为燃料是这家男主人秘制的,绝不普通,驱逐入侵者功效也绝佳。可以说光是为了制燃料的材料,这家人的花销就不小,往往每个月男主人就会独自上一趟城,回来就添了不少这一类的需用品。

  白天的时光漫长得很,男主人在田地和果园很忙的时候,几乎就一整个白天都花在农活上。如果那些不忙的时候,他就在正屋的堂厅右面一个小工房里消耗大堆的时光,有时为了改进燃料的效果,或是制作某件特殊的工艺品,还会不分昼夜。女主人呢,她的主活是绣纺,正所谓男耕女织嘛,这夫妻大概是一早商量着来过的。在农忙极忙的时候,她也会走出纺间,陪同丈夫一起肩负,此外还会负责每日的餐食,再此外,陪小女儿一起读书学画,或是玩耍。

  最后,要说到的是这家的小主人,她并不比这家的大主人忙得少。当果园子忙得很的时候,她就会跟着去凑热闹了,通常一口气能吃掉好多的果子。每天早上她会争抢着去母亲的房间帮忙,由于拿针线扎到过手,她的母亲死活不再给她碰那一类的东西,她那点想学绣纺的心思,便只能靠在纺间打转来解慰。偶尔,她就满足于帮母亲叠好新绣出来的布。她还拿着书到纺间来念,偶尔就诗性大发,给她母亲作诗。在纺间待过之后,她接着就可能抱着父亲为她做的小画板,背着一小包画纸,去写生。那画板很质轻,正面和底面形成 一个活夹,每次放一张画纸,小主人使用起来就像是她自己做的一样熟练得很。她从来不浪费一张画纸,每画必佳,花草鸟虫,生趣活泼,看到什么就能画出什么。在她家的屋子周围,院子前后,总是有她的小身影忙忙碌碌,或是东捡西捡,像个收藏家,或是东找西找,找出一堆非人的小伙伴来,能陪她度过许多的时间。不管她怎么忙,她所能独自活动的泛围,不外乎屋子的周围。有几次她一个人像冒险一样往前院的小坡路下去了一段,想起母亲说过的话,要是她一个人贪玩去不该去的地方,不听话,会叫她十分担心并失望的,她就赶紧给自己采了一把小花和蒲穗草{在回寒时节开出紫白色的蒲絮,寒季在覆雪下腐烂,缓寒季蒲子从大地复苏,成长,然后结穗,暑季是它的旺季,穗态由直立变成弯倒,显出成熟。另外,蒲絮有淡淡好闻的异香}返还了,她绝不会让母亲真的失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