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风摇之凌 >

第005章:路有逢之神秘行(五)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风摇之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船舱的这间长厅被透明的隔层纵向切成了两列,每列七席,一席两座。席与席之间前后隔开,入口设有自动门窗,里面隔音效果完美。所有人都临窗而坐,累的时候可以躺下。这么宽敞,走在过道里的时候还能听见有人抱怨,哎,真是比列车还挤。怀玑觉得她们要么是没坐过列车,要么坐过的也绝对是豪华套间式的。

  这艘船上只有女客,像分男厕女厕一样,原来从那渡口驶出来的船只都严格遵守男女分乘制。对怀玑来说这可真新鲜,要是往深了想,能想见物质生活的极端不过是把什么都给孤立起来了。就像船室里一间间隔了音可以讲私密话的这座席,总之,你可以无限私有它。

  怀玑假装不很好奇地看向赛玻娜递过来的手机,上面跳出了一张赛玻娜自称是其日思夜想的男友照片。怀玑忽然觉得天边闪过一个惊雷,耳边余响不断。

  额!原来是心跳,这心速……不正常吧。

  怀玑一度想将目光从那张铺满手机屏幕的照片上挪开,脑袋却艰难得像在和眼睛拔河。最后她轻轻点评了句:好像比国际巨星森柯尔还养眼。她越是紧张,越能表现得不在乎。她知道赛玻娜在观察自己,那情形像在看贼。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嘛,所以不能不这么觉得。

  “我不是森柯尔的歌迷,但理智说,他的魅力确实跟我男朋友没法比,差了那么一截。”瞧她幸福那样,八成是忘记自己正和男朋友闹分裂呢。话说,分了跟没分有区别吗?还不是男朋友男朋友的,叫得往心里贴。连怀玑这样没有什么感情阅历的人都能想象出那头是赛玻娜的男友在对她作深情的内心回应了。

  “你男朋友呢?有照片没?”赛玻娜虽是名媛,但说起私房话来其实也和那些喜欢跟闺蜜在一起相互交底的人没有两样。她显得好奇而满脸愉快,已经因为怀玑的存在让她一路上都尝到了有女伴相陪的新鲜滋味。

  原来不管是赛玻娜还是怀玑,在这以前,她们几乎都是没有女伴的。赛玻娜大概是因为天生的难以和同性相处的孤傲。怀玑是因为什么?她在学校里力求拔尖,偏重学业,远离社交。自从十二三岁,发生命运性的家变以后,她就习惯自食其力地不依赖任何人,把自己封锁在冷清的世界里。

  “没有。”怀玑放空脑子后说。她担心啊,担心自己对赛玻娜的男朋友过目不忘。哎,算了,你心虚什么呢?那本来就是张过目不忘的脸啊,就连唯美漫画艺人也未必画得出来的一种心动。

  很好,本来就有够好奇的了,这下子真恨不能马上见一见,那是个什么样的小子了。

  对的,充满年轻人的盛气,仿佛让他做总统那都不在话下。又有几分别样的沉默,似乎对什么都能忍耐,都能担之于怀的静。怀玑真不能停住对那人的猜想,已经表现得有些失神了,像已经爱上人家的那种魂不守舍。那才撞了鬼呢,男人说朋友妻不可欺,女人们也信奉这点的。所以,不会,不会。

  “怀玑,你说真的吗?你没有你男朋友的照片?”听她说,她男朋友是个野外摄影师啊。有摄影师不给自己女朋友留照片的吗?合照至少要有啊。

  “真的没有。”怀玑眼神闪躲地,不看对面的赛玻娜。突然去拿手机,要证明给赛玻娜看,其实是想分散脑子里七想八想的杂念。

  “我男朋友也只有这么一张照片留给我,还是我好不容易偷拍到的。”赛玻娜说着将自己的手机轻轻捧进怀里,很珍视。她难得看起来像个纯纯的少女。她的身高在怀玑之上,身形看去是个窈窕熟女,调上几分适度的娇慵,反而更显得稳重多愁。她有一双庄寂的眼神,控制她的喜怒哀乐的度,且任何时候这眼神都若隐若现,使她绝不失态。

  “我男朋友他总是忙得要死,经常忙得好几个月都不联系我。他最近又去参加一个野外摄影工作了。我已经识破他那套总拿录好的电话来对付我的把戏了。就连我打过去,他都有办法插播录音跟我对答。”

  “他那么厉害?”赛玻娜微微笑了。

  “厉害吗?”怀玑毫不察觉,“他那人很滑头的,我早该想到他一直用的是这招。”

  “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他怎么舍得忙上几个月都顾不上?”赛玻娜猜测那该是个多么古怪的男子啊。

  被夸漂亮,怀玑有了一点腼腆,过了会儿说:“我这个女朋友对他来说,就是纯粹的副业。”

  赛玻娜笑了出来,怀玑那稚嫩的声音和满不在乎的口气,以及略略无奈的神情确实很逗。

  赛玻娜有那个自信觉得怀玑的男朋友是远远不能和自己男友比的。可惜了啊,连张照片都没有,不然就可以用眼睛实质地证实一下了。

  毕竟连照片都没有,所以赛玻娜不得不有点怀疑怀玑是不是真有那样一个男友。虽然自视魅力无边,无人能及,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怀玑对自己来说是个不容忽视的威胁。像这样能威胁到她的女子竟说自己有个常常因工作而遗忘了自己的男友,可能吗?

  “我男朋友叫耶蓝修,你男朋友叫什么?”出于好奇,怀玑用这种主动交待的形式含蓄地展开挖掘。她好像比之前更感兴趣谈到赛玻娜的男朋友了,或说原本是不感兴趣的。

  凌反,她听到了这个名字。他叫凌反,那个照片里微微侧着身子,自然散放着双臂,下一秒动作可能是转身,可能是抬头,可能是要冲摄像头方向瞅一眼正在淘气的女友,那无辜被偷拍后定格住的他,叫凌反。眼睛是淡蓝色,头发是湖蓝色,照片看去肤色白晳漂亮得像他气质一样出尘脱俗,身形无比健瘦而俊美。

  赛玻娜后来还透露他的确切身高是186cm。相对的,怀玑得告诉赛玻娜自己男朋友的身高大概只有175cm左右。赛玻娜心里可笑惨了,渐渐有些相信原来怀玑真的已经和自己远远不在一个层次了。可那种要拿来比个究竟欲罢不能的心情,让她仍有兴致更进一步去了解有关怀玑的一切。

  “你男朋友也有一头蓝发?”赛玻娜颇为吃惊。

  “是啊,眼睛也是蓝色的。不过蓝得比较普通,比较淡。”怀玑还是头回拿自己男朋友说事,而且替中小个头机灵模样的他感到了一点自卑。

  “这么巧啊,是天然的吗?还是洗染的?”女人在计较起这种问题的时候是心细如针的,赛玻娜几乎是不甘心假如怀玑的男朋友也有一头天然蓝发。

  “他是佳基速瓦本土的。”怀玑说。那是个有名的国家,位于若虚星球的大西区,可以说是蓝发的产地。

  “我男朋友母亲的原籍好像是那里。”赛玻娜略一愣后说。

  怀玑略觉无趣地笑了,在血种最混的若那常常能听到别人谈论种族、原籍,不知道为什么赛玻娜显得很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