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风摇之凌 >

第004章:路有逢之神秘行(四)

归档日期:03-22       文本归类:风摇之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怀玑看了她一会儿说:“你有什么打算?”

  “我会见到他的。”她望着船行经的怪石嶙峋的河岸,像是已经看见了什么。

  “在年会上?”刚问完,怀玑就觉得或许压根儿没有年会,只有生日会。

  “嗯。”赛玻娜寂寂地回应。

  “你是为了要去见他?”

  “是。”赛玻娜脸一侧向她,“我猜可能要等他的庆生宴过了以后,年会才会开始。”

  “他跟年会是什么关系?”

  “他是年会的少东家,他父亲是年会的发起人。”

  “你确定不是生日会?”

  “当然不是了,生日会是生日会,年会是年会。”

  怀玑愣住了,她又一次想起时间的问题,她的宝贵时间,暑假工要泡汤了。

  “不对,你应该让我先回去忙我的,等活动开始了再叫我来。”怀玑整理出头绪来。

  “但是,年会那个地方,如果你不跟我一块提前过去的话,后面你要去将是桩很麻烦的事。”

  “为什么?”怀玑两只眼睛里全是为什么。

  “刚才你看到了,渡口的安检有多特别。那个渡口只在每年要举办年会的特定时期才开放,而且仅仅是对于像我这样有通渡证的人。因为我还有金色贵宾卡,所以我可以有额外携带权,只限定两三个人的携带。”赛玻娜优雅地抽了口气,目光淡淡扫过听愣住了的怀玑的脸。

  当时过检的时候她和赛玻娜是分开的,但也相隔不远。在赛玻娜亮出这件那件的时候,她被带到类似物品检验区的位置,也掏证件出来,还被各种检查。望得见赛玻娜像在跟自己的仆人说话那样应对着安检员的情形。然后直到赛玻娜从容安闲地走过了渡宾通口,怀玑这边才开始接受安检询问。

  “第一次通渡?”

  “是。”

  “你和赛玻娜小姐是什么关系?”

  “刚认识的朋友。”

  “通渡的目的是什么?”

  “陪朋友去一个地方。”

  “清楚通渡法则吗?”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清楚。”赛玻娜交待了,任何问题都得作肯定回答。

  “你的一切行为将由赛玻娜小姐负责,收好这个。”安检员递给她一张印有“受携通行证”的精致方卡。

  “这是什么?”登船后,怀玑拿出方卡向赛玻娜打听。

  “相当于你接下来的第二张身份证,很重要,别弄丢。”

  “还有呢?”像注视着答案似的,怀玑一脸等待。

  赛玻娜对付说:“别急,会跟你解释的,但不是现在。我们先安顿下来吧,有五六个小时的航程呢。”

  现在,通过赛玻娜的部分解说,怀玑至少明白“受携通行证”上的“携”的含义了。

  赛玻娜继续说:“所谓的通渡法则就是,在年会将要举行的这段时间里,要严格遵守的往返规定。”看来怀玑是不需要多问的,所有问题都会像公布试题答案一样,按时揭晓。

  赛玻娜说:“这个渡口是两天前开放的,我们算是头渡。半个月后就要停渡,这半个月内所有过渡的人只能进不能出,要再等半个月才会开放回航。也就是说只有到了那时,大家才可以从那里面出来。”赛玻娜末了手朝远远一个方向一指,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可以望见遥远天空下一片被雾缭绕着的模糊山影。

  那便是乌崖岭了,位于若虚星球大东区的若那之南,通焦省西部。其连接外面的通口除了眼下怀玑和赛玻娜所在船正航行的水路,再没有其它。

  渡口是在临近乌崖岭的一个不起眼小镇的东南面。外面用度假区作掩,高高的横跨在入口处的门拱,两侧像天然石一样的支撑其实是特殊材质的金属构造。上面有自动门装置,有厉害的监控。车一驶近,就有穿特殊制服像国防兵一样训练有素的男子从里面出来。

  这是夏季开始的六月,怀玑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稚嫩。穿着一身总价不足两百若元的简便衣裤,带着个一眼能望出学生气的朴素单肩包。包里兜着靠她课余时间做家教打零工挣来的一张小额储蓄卡和几十若元的零钱,及一部价值两三百若元的手机。余下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略。

  她整个人看去呈大致的嫩黄色和米白色,像一碟让人看了觉得温馨舒适的甜点,即使不尝也能从注视中得到快乐。头发是浅得发白的金亚麻色,眼睛深黑色,夹带一丝丝的浅紫。171cm的个头,匀称已极的身材,先天就很优越且被丝线舞粹炼得更加妙不可言了的,能让任何男人见了都生发怜意。

  她坐在赛玻娜的越野豪车里。赛玻娜的司机在开车,司机旁边还坐了个保镖,赛玻娜则跟她一起坐在柔软舒适的后座里。车从看似渡假区的入口受检进去以后,可以看到另一面是略略崎岖的光明大道。两边山石挺立,颇有风光。

  车子轻快洒脱地奔弛一段,就到了尽头。然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大大的弧形广场,穿过广场便是渡口。几十艘机动船只停靠在那里,穿着各种制服的人们围绕它在忙碌。

  这渡口对于一个发展一般的小镇来说太奢侈了——豪华的设施和高档的建筑,以及会说各种语言的服务层。现在怀玑已经知道它不是为小镇服务的了,而是为一个特别得不能再特别的神秘群体服务的。

  赛玻娜带着她从车里出来后,保镖和司机就驾着车离开了。怀玑发现赛玻娜可以无论到哪儿都有人伺候,而并不需要有专人的陪伴,就好像世界各地都有她的私人管家似的。

  她的标准称谓应该是世界名媛。事实上到这里来过渡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世界名媛,或说是像名媛身份一样特别的。至少是某某世界巨富的某某,前称都是特别的来头。所以登船以前,有人向赛玻娜打招呼,赛玻娜跟人介绍怀玑时只有简单一句“我的朋友”,该是件多么叫人感到迷惑的事。

  对方装出被耍到的样子,然后用微妙的笑容表示她们已经猜到赛玻娜是在故弄玄虚,在故意隐瞒她朋友的来头。至于怀玑的扮相,人们干脆以为她是在搞另类。

  怀玑已经跟赛玻娜从船舷转移到船舱了,她们的话题也跟着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