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风摇之凌 >

第002章:路有逢之神秘行(二)

归档日期:03-22       文本归类:风摇之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你喜欢这里吗?”她快像个母亲望着孩子那般殷切地望着他了。她的嗓音本来就温柔得像水一样,无添加,自然流露出幽幽的意味,似乎含情脉脉。

  “当然,就像个脱俗的美女一样招人喜欢。”他轻轻盎然地一笑。

  赛玻娜像是感到他已经爱上了别人似的,担心地忙问:“那,怎样才算脱俗?”

  他琢磨了她一眼,那种雾气氤氲的眼神,说:“像你这样。”

  “为什么不说是?”她抱紧他的胳膊,快要撒娇了。

  “好,是你这样。”

  她不满足地嗔道,你一点都没有诚意。一面笑得妩媚通事,极力讨他喜欢。她暂时忘掉了那件令她堵心的事,这时他们已经离寨主的屋子不远了。

  她是怎么颇费心机逮着机会跟凌爷共处一室了?反正那次宴会上是远没有成功的。之后她摸了不少门道,甚至搬动了从不轻易搬动的家族背景。总之,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接近,以一个杰出名媛的种种迷情媚态去吸引,诱取,在她看来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是会轻易上她钩的,谁料,却意外漏网了。

  他没有领情,简直不解风情,无趣死了。她如水的眼睛,勾魂的眼波,都被他那没得商量的冷酷给回绝了。他是没有性趣味的工具吗?怎么可能对她这种风华绝代的女子毫无动容?难道是怕她索他命?那岂不是有财胆没色胆?光冲这点她就要瞧不起他了,于是说服自己不再做屈嫁给他的梦,不稀罕了。

  据说他是有儿子的,还是凌氏盟贸会第一继承人。可惜那位听说年纪还小,她赛玻娜是要尽快能娶她做凌氏夫人的,所以那位不是她的目标。她要到时候告诉男友自己是迫不得已奉家族使命去嫁,私下里还要跟他做最好的情人。只要他足够爱她,尽管他看起来一点不像是会屈尊给别人做情人的,但做她赛玻娜的情人,他当然得心甘情愿啦。

  她不让男友知道她的这些心思,反正计划也失败了,她觉得对他没有任何损失,她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然而就在几天前,他突然告诉她,要带她去见他父亲,她喜出望外的同时,却……

  他们终于来到了“玉”字的那一点,附近的寨民都对他们注目而望。有个在赛玻娜看来不够洁净卫生的八九岁小姑娘急匆匆从后面追了过来,然后有所顾虑地停在了他们身后。男友跟她熟识得很,唤她溪露,走去她面前抱了她。她看赛玻娜的眼神怯生生的,显然因为她的存在而少了很多活泼。

  多少天前,他还从不提起“路有逢”三个字,转瞬间,他竟是会野的少爷了。他说他叫林凡,她做梦也想不到,他原来就是凌反。

  距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回想起那天站在凌宅里院的正厅里,男友被叫走了,剩她独自对着中空嵌物式天花板的室内发怔。她已经尽量改变得叫人认不出了——相对她那曾在凌爷面前苦心经营的模样来说,妆淡衣简,头发别成秀气的一丛,左于脑后。裤腿扎进徒步靴,173cm的身形,高挑丰盈,显得极为内敛优雅。

  这是徒然的,凌爷那样的慧眼和识记力不会认不出她的。尽管如此,她还是怀着侥幸。她紧张得没法坐下,足足站了五六分钟。她的目光将整个厅子的布设都看过了,却什么也没看进眼里。

  他只需听说她的名字,便皱起了眉头。

  赛玻娜怎会料到他已经在厅内侧的屏风后面窥见过她了。那个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男人,眼睛多么犀利冷锐。桃子脸,两片显得僵硬的唇。肤色白得像纸,大缺生气。不留胡子,留着较深的额鬓。那篷松的发型像朵堆积的乌云。这样的男人娶了蓝发蓝眼的一位妻子,儿子便生了一头深暗的湖蓝色头发,和一双相当明媚的淡蓝色眼睛。

  总之,赛玻娜没有再被召见,被暗窥了以后,有点不明就里地等了数分钟,然后有仆人来告诉她,凌爷很忙,没空出来会客,请她先去客舍休息。

  她一头雾水地跟仆人去了客舍,还想着男友怎么不过来陪她,他到底忙什么去了。

  赛玻娜失落极了,反复想起那次拜访,隐隐觉得古怪,可就是不愿承认问题出在那儿。后来,她和男友渐渐没了联系,等同分手。她不甘心,试图找他问明原由。如果他爱她,怎能忍受就这样跟她无果而终?

  赛玻娜说:“他一定是误会我了。”

  怀玑:“什么样的误会?”

  赛玻娜视线低垂,睫毛一颤一颤地,半晌后说:“我也不清楚。”

  怀玑:“就这么不清不楚被他抛弃了吗?”

  “不是抛弃!”赛玻娜说着猛一抬眼盯住怀玑,有那么瞬间像是要怒了。察觉失态后连忙调整脸色,露出无奈悲伤的神情,以企谅解。

  怀玑怔了一会儿,心下怪自己:问那么仔细干什么,查案啊。望着赛玻娜的眼神渐渐松软得失去兴致。是她主动交待的,炫耀她有那样一个男友。尽管说是已经分手快一年了,但那口气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他非常爱我,他怎么可能抛弃我。”赛玻娜咬字很重地说,倾注了深情,眼神迫近怀玑,带着不容置疑的渲染。

  怀玑:“明白了,你们只是因为误会暂时分开。只要你们足够相爱,误会解开,还会在一起。”

  赛玻娜总算听到了令她满意的话,纤秀的脸上荡起笑纹。

  七年了啊,她们整整七年没有联系了。分开那时怀玑才十二三岁,赛玻娜十四五岁。这七年里,她们各自长大,各自成熟,变得多么陌生了啊。我不了解赛玻娜,怀玑这样提醒自己。她们重逢还不到两周。一周前赛玻娜打电话告诉她,希望她能陪她去参加一个特别的年会,这才开始了两人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