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风摇之凌 >

第001章:路有逢之神秘行(一)

归档日期:03-22       文本归类:风摇之凌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地方从外面看,只有雾气缭绕中的半截掠影。走近它,便只能无助地仰望在它足下,被披荆,或像长满瘤子似的巨石以横卧、斜倚、搂抱,交叠成各种姿势的狰狞模样,默默告诫着不可逾越。

  它叫乌崖岭,蛰伏在若那南方。它仿佛不会转身,仿佛永远只拿背面见人。若虚星球上像这样的地方不足挂齿,而且对于若那国来说也一样。

  外面已是21世纪初,里面仍旧像个秘密一样从不对外打开。就是这个里面,包藏了一个新的名字,对于乌崖岭古老的历史来说,崭新。叫路有逢,狭路相逢的路有逢。渐渐里面的人都只叫这个名字,不再叫那个名字,叫这个寓义颇深的名字。

  原来乌崖岭并不是没被打开过,但自从六十多年前被某个外地人瞧上以后,就开始逐渐变得不再是天然屏障下保守得像个秘密一样单纯的世外之境了;而是在这基础上又增添了许多人为因素,变得更加秘而不宣了的。就是自那时起,乌崖岭只相当于饺皮的代称,路有逢成了饺心的所在,一切有了非自然的安排。

  饺心不怎么居中,但不妨碍包它的人把它视为中心。偏北,其中最北凝聚了一个上千人的寨子。所有乌崖岭的居民在几十年前都迁居到了这里,聚居在这里。它有个别称,叫会野。路有逢的会野,对的,就是这么回事。它含概了寨子和去往寨子的沿途曲折和奇险,以及寨子背面、侧面环绕着的连绵山峰,等等,可不单纯指寨子。

  通过会野西南面的吊桥是直达寨子的捷径。在某个天气晴朗的上午,像春天一样朝气,像秋天一样清爽,像冬天一样静籁的七月,赛玻娜提心吊胆地跟她的男友跨上了这桥,把深不见底的沟壑跨在下面,行走于绝崖裂谷间。

  她紧偎着他,恨不能钻进他身体里去。他用轻松的聊天帮她分解恐惧,声声悦耳,她却更加表现得像只脆弱的小动物。和他身体紧贴的每一秒她都享受极了,还要装得害怕不安,真是辛苦了她的演技。原本按普通速度只需几分钟就能渡到桥那端,她足足磨了他近半个小时,他也只当是陪她多看了会儿风景。

  渡完桥,真正令她不安的事来了。马上就要见到他父亲了,是要见未来公公的节奏。她不断回想起一件事来,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那是半多年前的一个夜晚,纤秀的她穿着曲线流畅的紫青色露肩晚装,高挽着松软发髻,出席一场特别的商务酒宴。她为此精心设计了迷人的造型,摆出看什么都很无辜的神态,让人相信她如果叫男人发疯也只是无心之举。

  绕过一个弯道,视线阔朗起来。居高临下,寨子就在脚下。他略一比划,向她简述寨子的格局。她突然抱住他的腰,将头塞进他怀里。

  他愣了一愣。她说,你爱我吗?他说但愿吧。她说,你只爱我一个吗?他说心不二用。她恐慌极了,便去吻他。他以为她会感兴趣寨子,其实她只在乎他。

  她的恐慌源于她回想起的那件事,是个疙瘩,在不用面对的时候,算不了什么,至少她会没工夫去理会。只有到了不得不面临的时候,就变得不容忽视了。

  早在没有赴宴以前她就野心勃勃了。当众人将目光投向刚到场的凌氏盟贸会总佬时,她扭开头去对着一棵宴会果餐树出神,像是更感兴趣那里一样。她会假装被人撞到弄污衣服,然后抽身离场。接着到二楼休息间换装,换完装待在楼廊里,凌爷会从那里经过,她有信心吸引他的眼球。

  他的妻子在十多年前过世了,夫人的位置至今空着。他私下里应该有不少情人,谁会稀罕做他情人。所以要做就做正牌夫人吧。说俗了,光是冲着他那世界首富的头衔,她就值得冒险一试。何况还有那在凌氏光环下凝聚得惊心动魄的种种无法想象的荣宠呢?她更在意这个。哪怕只是作为路人甲,去探索一下首富的实际财产数额,那也是万分值得一试的。

  他看起来还算年轻,仪表俊朗,除了不能跟她男友比,跟她交往过的其他男人比是绰绰有余的。这完全配得上她的眼光,十分划算。如此划算,何乐而不为。她的心理自己尚不能摸清,便只能任由欲望横行了。况且她认为这些并不影响她继续深爱着男友,相反,她几乎要以为自己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他。

  天啊,为了他,可以这么讲吗?如果需要她解释的话,又实在想不到别的,就这么说。

  未来公公对她来说马上要变得像审判官一样叫她难受了。那些随着地势高低起伏的民宅,簇拥着的东面,宛如“玉”字里头那一点所在的大片特殊房屋,就是他们此行的终点了。那是在寨民心目中拥有寨主地位,并相当于寨主人的房区。老远便看出那里不一样的精致,雅趣。

  普通民房都是修建得简单灵巧的木质结构,只有那里坐落着繁复多层、环环相扣的深宅大院。大院里还有阁楼、观景楼、鼓楼等各种特色添加,同民房的简单粗朴倒也并不违和,被一些苍天古木修饰得颇得几分神话色彩。

  “这里是路有逢整容最少的地方。”像夸素颜美女一样,他声色把握地说。他说话从不含糊,一字一句轻缓有力。声音是极好听的,干净漂亮,像他人一样。宁愿听他说个不停,他会让你极享受,哪怕讲着无趣的事也能从容地把你逗乐。

  他沉默起来像在考虑宇宙星象之类的问题,热闹起来就能调动你的全部喜感。很多时候是个无所不能的大孩子,幽默得不俗。最重要的是,无论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他都将是你无法抗拒的那种。赛玻娜疯狂地爱上他了,在爱他以前,视男人为云梯,为可以助她达成目的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