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帝时空墨记 >

第5章:变质的审讯(二)

归档日期:02-20       文本归类:帝时空墨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华贵仪显得那样冷酷。原本的审讯彻底变质为妒火中烧的摧残。

  谁能想到这个天杀的贵仪一出现仇恨度就这么高?大家的尊严在鞭刑中逐渐崩溃得一塌糊涂。下手的是内侍,也即阉人。这等畜牲怎会留情?简直是要收了大伙儿的命。

  法雅感觉在劫难逃,屈辱,悲愤,连“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感慨都出来了。被打得莫名其妙六月飞雪冤,还顾得上在脑子里数了一回宁死不屈历代英雄事迹,如何如何可歌可泣,不觉间泪滴大颗大颗滚落:可怜我才十四岁零七个月呀,远没有成年哪。

  “里面怎么回事。”萧追此刻已挪身至大堂内侧门廊附近,向一名内侍打探情况。

  “回大人,华贵仪正在审问七名不明身份的女子,扒了衣服鞭刑呢。”

  妒火冲昏了头的华贵仪,对从七女身上扒下的奇怪衣物和物件丝毫顾不上好奇。见她们一个个被打得缩在地上惨叫呻吟,甚觉得意,道:“庞内侍,看见了没有,她们只不过是一帮空有皮囊外表的妖孽。我要毁了她们的皮囊,绝除后患!”

  “娘娘说得是!娘娘英明!”

  “给我上杖刑!重打全身!”这般号令,听得门廊处的萧统领眉头一紧,心下嘀咕:这样会出人命的……有要出面阻止的闪念,毕竟是圣上派他来调查栖凤园七女事件,不能还没查就人没了。

  兴许是老天开眼,突然有人闯进来通报说:“娘娘!太后到了!”打断剧情。

  “快!拿东西给她们裹一裹!接驾!”华心琼稍稍迟滞了片刻后说。

  好,真好,没了鞭子的感觉,真好。大伙儿眼神凄迷地传述着这般意境的同时,嬷嬷们拿来披布手忙脚乱地为她们裹上。原本就没进食,吃过鞭子后就彻底无力了。大伙儿趴在地上苦苦呻吟,火辣的疼叫人脑子格外清醒。

  华贵仪已经跑出堂外接驾去了。嬷嬷们自行收拾好从七女身上退下的衣物,匆忙进往堂的一侧,在这里碰上伫候多时的萧统领,被拦下。

  “这些是什么?”他审视着。

  “回大人,是从女犯身上退下的衣物。”

  “这些是疑证,交给本大人处理。”他拿出御令,周围的人都跪下了。

  “姨母,心琼正在审理栖凤园七女之事。”华心琼这时的模样宛如温顺绵羊,刚才的威风煞气竟丝毫不见。扶着并不显老或说根本还很年轻的中年妇人走入大堂,身后簇拥一众。

  “审理如何了。”这位太尊,只看得出三十来岁的样子,却已贵为太后。她的美貌真不愧是当初的国母,如今的皇母,颇有震慑八方,百花宁屈的骄荣。

  嬷嬷们已将原先铺在大堂正上方坐榻上的软垫换了样式,变得符合太后身份。

  法雅拎起视线看向太后,看着她坐下,看清她的容颜,不禁心中一叹:好大个美人胚子,这么年轻,比想象中要华丽太多。兴许是她看她,所以她也很快注意到她。

  指望。虽她看起来比毒蝎子贵仪更显冷酷,但新面孔总归是叫人满怀期待的:您看起来如此仪表非凡,也定然有颗非凡之心吧,就指望您老人家,不,您一点不老,大发慈悲啦。法雅在心内祈祷。

  一双双眼睛从趴着的角度看去,都有了乞怜之意。

  “姨母,昨日辰时,这七人昏睡在栖凤园西北一处露道上,被人发现,抬了过来。至今,仍未查清她们的身份来历。”华心琼站在太后身侧,恭抬着身子,恭谨禀诉。

  “把她们都扶起来,让哀家看看清楚。”太后似乎并不在意华心琼的禀诉,只顾着要好好看人。虽是昨天的事,今天就已经传得后宫里满人皆知,异常玄乎了。

  “姨母,心琼已经证实过了,她们能力平凡,并无妖邪。”华心琼继续禀诉。

  “还有呢。”虽不是老太太一枚,却福模福样得宛如上了年纪般,说话也如怀揣千金,不可轻吐。

  “太后天尊!”法雅蓦地开口,不顾身上痛,亦不顾华心琼张口欲回太后话的那气氛。

  “我看您这副天颜,不禁想要吐露一番。”堂上堂下蓦地一静,目光聚焦到法雅身上。她说着话紧了紧身上披盖,聪灵的眼睛透着几许拂痛忘忧的潇洒情怀。

  “我看您有如此漂亮的蓝色头发和眼睛,您的祖上一定是来自遥远异域的人吧。他们曾漂洋过海,历经千辛万苦,才到达您目前所在的这个地方,充满了故事。”

  无声,数双瞳孔巨张着。法雅的话不是无效输入,但人们的反应像是外星生物。

  “告诉我,你们这是什么年月,什么朝代?”法雅一副认真请教的样子,信志满满朝座上之人迎近几步。

  太后宛如受了催眠,稍想后怔怔回答:“夏瑟一百二十八年,第五世朝呀?”

  “夏瑟一百二十八年呀,你们……”法雅愣住了。

  “你刚才说哀家的祖上,你是怎么知道的!”太后离榻起身,神色有些激动。华心琼一副欲言又止却插不上话的样子。

  法雅淡定说:“因为我是来自遥远一千年后的先知。”

  “姨母!听她胡说!她知道的那些,早就传遍整个夏瑟国了!她还敢说自己是先知!她想戏弄您!”

  啊哦,坏了。只见太后脸上猛地一醒悟,大有要吃了自己的架势。这就是传说中的聪明反被聪明误?我是真的先知啊,我脸不红心不跳,来自遥远一千年后。

  “哀家果真差点被她戏弄了。”太后扛住面子,忍住脾气。

  金台妍、金腆腆等一众,脸上露了露替法雅感到气馁的神色——差点指望她伶俐出头给大伙儿开辟一条光明大道呢。法雅麻溜退回人丛里,缩头。眼睛滴转,还在打算着反转局面。

  “哼。”太后冷哼,走到众女面前,挨个打量,洞察入微。当她在法雅面前停下时,见这眼睛湖起的清波,灵秀异常,很是震惊,有着最中之更的美好气韵是无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