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帝时空墨记 >

第4章:变质的审讯(一)

归档日期:02-20       文本归类:帝时空墨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贵仪?法雅琢磨着,觉得很新鲜。

  “什么姨啊,竟然把那人吓得半死。”金腆腆咕嘟。

  “一听就知道,腆腆你没读中华五千史。”

  “当代的都读不完,还读五千史呢。”

  俩丫头顾着说话的同时其她人都作不同程度的扭头,向后察看。凯迪娜趁势撩起了腿,假跪。香子也有要起身的打算。金台妍说:“这真的,真的……”法雅看她的时候,她才有后半句:“真的是皇宫。”

  是的,皇宫,更具体说是后宫。走进来一位穿金戴银异常显贵身高快要赶上熟女系的女子,随来的还有一股毋庸置疑的封建权味儿和令人感到压抑极了的凝重气息。嬷嬷们迅速将一张提前安置好的坐榻打扮起来,鲜艳舒适。

  大伙儿呈四十五度角仰视,观望金莲步水蛇腰举止优雅千骄百傲的贵仪,走向坐榻。

  这个女人的相貌忒直抒内心了,凶残,狡诈,狠,看得大伙儿鸦雀无声。法雅在心里摇起无数小旗呼喊:经典!太经典……

  撇开她给人带来的不适感,良心说,她还是位倾国倾城虽和在场七朵奇葩一比有些逊色的美人。

  “我想,他们应该是隋唐以后的人。服饰华丽,宫规严谨,礼仪繁缛……”法雅叨叨着向金腆腆凑了凑头。

  华贵仪正一脸惊奇地检视她们,蓦地眼睛瞪了瞪,庞内侍便喝斥:“放肆!谁准许你们出声!”

  堂下一片肃静,仿佛之前分外吵闹似的。法雅笑意零星地继续把庞内侍及华贵仪当作观赏。

  “庞内侍,你告诉本贵仪,怎么回事。”这口气更加契合了她那模样。眼皮懒得再抬,斜身倚入坐榻,俨然天生的主子。

  “回娘娘,昨日辰时在栖凤园西北一处发现她们。当时情形,她们一个个皆露天而躺,昏死沉睡,甚为古怪。现经查后发现,皇宫里并无此七人身份。”

  “查无身份?”

  “是的娘娘。她们来路不明,却出现在栖凤园,实在是诡异极了。所以小人判断,她们是妖孽。”

  “哪来的妖孽!”贵仪振起身子,犀利地看向跪着的众人,目光像扫描仪一样精密地扫过她们每一个人的脸。正要进一步喝斥,法雅大胆而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

  “我们不是妖孽!我们是像你们一样正常的人,只是穿着打扮跟你们不同而已。你们看,鼻子,眼睛,嘴巴,胳膊……”她边说边一一指到。这期间,贵仪的脸色变化颇多,惊讶而不满。顺便,大伙儿也都跟着法雅的呈词纷纷站起身。

  “谁让你们站起来的!”庞内侍典型一维护封建秩序的奴才,“都跪下!”

  “我们为什么不能站!”香子像憋足了气的气球,要炸了。

  “好大胆!想造反!让她们跪!让她们跪!”庞内侍厉喝之下,上来一帮内侍,扼住她们,强制她们下跪。

  一通折腾,又都跪下了。

  “这该死是什么梦!我要回去!”香子用日文大声抱怨。

  法雅也看出来了,这里没有道理可讲。听到庞内侍下令掌嘴,香子便狠狠挨了一下,她心里一叹。

  贵仪趾高气扬,说:“擅闯栖凤园,死罪。”蓦地拔高音量:“你们是些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

  香子挨痛的脸上盛满义愤。一阵沉寂,姑娘们犹似在揣摩轻重,没有屈服之意,也有畏怯之情了。

  怎么说呢?怎么跟这些古人解释呢?说自己穿越了时空?法雅终于说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就在那个什么园子里,也不清楚是谁把我们带到那里的,或许是老天吧。”

  华贵仪颤摇着身子站了起来,眼神锋利得恨不能长出刀子来:“你想说是天意?”

  “应该是的。”

  “胡扯!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妖孽!给我扒了她们的衣服,鞭刑!”

  哇,啥?扒衣服鞭刑?当听到这种卑鄙得简直下流的刑令,顿时大家脸上都波涛汹涌,情绪激昂。法雅清凉眼神宛如在说,能来点新鲜的么。华贵仪冷笑表情宛如在说,我要打得你们体无完肤花容尽损还敢出现在栖凤园让你们破相。

  “慢着!”关键时候都是这么喊的,法雅止住了张牙舞爪正要扑过来的嬷嬷们。其实有些慌了,这些机器一样遵循命令的奴才,带着生生迫近的寒意,让人感到屈辱。

  “我们自己来!”金腆腆不愧是法雅最知心的伙伴,接道。

  “对!我们自己脱!”脱是避免不了了,而且主动的要比被动好。法雅凤姿楚楚的美眸隐含无奈地笑了,我们是二十一世纪思想奔放自由洒脱的女神哪。

  好个新鲜,华贵仪愣住。

  外有春光内有风光,一群仙儿一样的女子就这么纷纷解衣除衫。

  这时,纪风堂外面走来一个英姿飒飒,高大威猛的男子,锦衣玉带,冠巾佩刃。

  “大……”巡守的内侍欲行大礼,被他抬手打断:“不要声张,本大人奉上谕前来私察。”

  他巡视着走到大堂门侧,屏住身子,往里看,只见内侍、嬷嬷围着的堂内当中有数名女子正除衣半裸,那个闪眼的,萧统领旋即转开了头,脸上烧起点点红霞。

  这不是第一次来后宫执行御令,却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尴尬。这让他纯洁的小内心有些不能承受,叫苦不迭。萧追正要离身,听见里头那帮女子惊叫起来,伸了伸脑袋,又蓦地走开了。

  留点人性吧,扒完衣服了,不至于要一丝不挂吧。华贵仪盯着她们身上惟剩的胸衣和底裤,终于还是一点人性都不留,致使她们群体抗议。抗议无效,还是自觉地都扒干净了。

  “打!”华贵仪一声令下,鞭子像雨点般噼啪落下。她们像一朵朵被打落的花,理应娇惨得叫人不忍去看,华贵仪却看得嫣然一笑。“给我使劲!”不管她们是什么来路,先把刑上足了,不会给她们好过。瞧她们一个个水滴滴瓷嫩嫩,脱出来的胴体让她这个自恃无敌的宫霸都为之惶恐了,能轻饶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