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帝时空墨记 >

第2章:冠军舞团(二)

归档日期:02-20       文本归类:帝时空墨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白雪茫茫的大地像白日一样明亮,让人亢奋。法雅窝坐在车后座的老师和金腆腆中间,摩汀塔开着车。车子驶向圣诞聚会的场区,远远便可望见那里升起的绚烂灯火。

  “今年圣诞有你们陪着,真好。”法雅一脸欢愉地说。记忆中,只有像今天这样才算过节。她的身边几乎从不出现亲人。她有一个把她寄放在学院便只顾自己去忙的父亲。他总会从国外寄来各种礼物。

  “嗯,陪着你这个孤家寡人。”金台妍调侃。

  她从小在学院长大,十二岁就上了大学,今年已经大三。读书是必然的乐趣,艺术也很吸引她。她选修了舞蹈课,认识像姐姐一样亲切的金台妍老师,从此和老师搬进一个宿舍,形影相随。

  老师也才二十来岁,华藉韩国人,170cm的身高,美丽不可方物,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级人物哦。

  “不要迷恋姐妹圣诞了,明年开始,过情人圣诞吧。”这是摩汀塔。往后说,大家都是物以类聚的神话呢。她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调侃机会,被誉为女花花公子。她是来自复杂混血家族的法藉美女,十七岁,擅长各类歌舞,尤其摇滚说唱,街舞嘻哈。

  “我的男朋友都快排满一个月了。”法雅喜欢这样夸大其词。不过,只要她愿意,排满十二个月都是有可能的。她的脸蛋是中式神仙美人和欧式天使精灵偏东方气质的完美结合。168cm成长中身高,具有令人称奇的理科大脑。

  “是吗。”摩汀塔妖娆而自不察觉地笑了。

  金腆腆说:“那你是怎么安排他们值日的?”比法雅大两个月,是法雅小学时候的同学。回美国后仍与法雅保持联系,情谊深厚。时至今日,作为留学新生的她与法雅千里来相会,成了校友。

  法雅不仅将她一并拉入不同年级生自由组合成的冠军舞团里,还将她一并拉入了金台妍老师的宿舍同住。她的中文名是法雅给她取的,她很喜欢这个名字,并且惯用这个名字,因而她的原名已经不值一提了。

  “我让他们天天休假,嘻嘻。”

  “太便宜他们了呀。你该让他们帮忙洗衣服,顺便捎上我的。”

  “还有我的。”摩汀塔插上一句。车内顿时笑声一片。不多会,车子就停下了。

  “距离聚会开始还有四十分钟。”摩汀塔停完车后抖抖擞擞地走回大伙身边,她不会想到这或许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驾车。

  这是一栋租来的别墅庄园,环境极佳。别墅及其周围都已装饰成梦幻圣诞的场景。人群围绕着它,填充着它,渲染着它。

  站在庄园前面伫望片刻后,金台妍蓦地说:“去叫其她人过来吧,我们到别墅东面集合。”

  “好的。”摩汀塔答应一声,离去。

  “我们先过去。”金台妍旋即领着法雅和金腆腆向别墅东面走去。

  法雅问:“台妍老师,你是不想提早进去被围观吗?”

  “只有我一个人会被围观吗?”老师一副认真说教的口气,“还是你想被围观?”

  法雅忙用韩语说:“知道了老师,我们都不想被围观。”然后就被老师揽住肩膀,走在了一起。

  “我们要为今天晚上的表演热身,明白吗。”

  “好呀,我喜欢在雪地里跳舞。”法雅振奋地说。

  雪花纷扬着时大时小。踩着像枕了一层厚棉被的不平坦路面,她们来到了一处美丽自然的空场。

  大概十分钟后,摩汀塔领着冠军舞团的其她成员前来会合。法雅忍了忍跟金腆腆继续玩闹的兴致,拍下身上的落雪。金台妍脱下帽子和围巾说:“抓紧时间,我们来热身。”大家也都跟着脱帽子取围巾。

  她们这个冠军舞团是名副其实的冠军团队,全院舞蹈才艺最优集合。这个舞团由金台妍亲自领导,特殊培养,经过一年多的迎新送旧和淘换,得到目前不多包括老师在内的八名固定成员。

  摩汀塔说要组建乐队,想从团里直接发展。老师是声乐行家,法雅、金腆腆也都是具有优良唱歌天分的人。尤其法雅还精通古今中外各种乐器。她是怎么做到的,摩汀塔调侃说是亲情大缺下的极度空虚导致。

  由于季翡、香子、泪几、凯迪娜四人不擅曲乐,便和摩汀塔所倡导的事无关。舞团也由此貌似被齐整整地割成了两半。这几位一直就是团里容易被暗淡在那几位光环下的相对弱势群,虽都有自己的舞蹈专长,也非常美貌,却总摆脱不了绿叶陪衬之嫌。她们让那几位显得更加像轴心,始终发光发热的轴心,而围绕这个轴心,除非不再循规蹈矩,否则没理由会发生新的局面。

  香子和金腆腆是同属一届的留学新生,两人都是初来乍到。可在香子看来金腆腆是凭借了法雅给予的特殊关照迅速占据团里主力位置的。所以她憎恶法雅,相反倒喜爱金腆腆,把本该对金腆腆的嫉恨毫无保留地变本加厉转移到了法雅身上。又因为法雅原本就是团里乃至全院女生嫉妒首选,香子对她的憎恶便简直与生俱来。

  季翡、泪几、凯迪娜三人是和摩汀塔同年级的大二生,年纪在十九到二十一岁之间。团里似乎只有法雅和摩汀塔才算得上是老师的嫡传弟子,所以对于老师有时显然的偏心,只有季翡泰然处之,凯迪娜时常公然表现出不满,泪几则向来深藏不露。

  大家的帽子和围巾被统一堆放到了一块拂掉了积雪的石头上。匆忙之下,大家各自掏出手机关掉,然后把装有手机和私秘品的拎包或手包随意放下。只有法雅和摩汀塔是没带包具的,所以她们关了手机后仍然把手机继续放回衣兜里。

  ……

  目前摩汀塔满脑子都是圣诞夜的那场雪,她和她的老师同学们一起迎着风雪,饮着风雪在雪地里翩翩起舞的情形。她已经痴痴愣愣遍游了几条街,和身边的小个子宛如鸡同鸭讲,沟通困难。终于在小个子停止了种种好奇以后,他们的谈话变得轻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