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帝时空墨记 >

第1章:冠军舞团(一)

归档日期:02-20       文本归类:帝时空墨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阳光被摇晃的树影揉碎了一地,微凉的风透露着早春的寒意。娟秀的殿宇楼阁眈视着满园妆红缀绿的欣荣。

  夏瑟一百二十八年,帝都皇宫。

  栖凤园西北一处光洁露道上趴着七具有着苏醒迹象的活体,活体们身上古怪的衣着竟让少见识的人们险些错估了她们的性别。他们中一具忽然翻动了一下。庞内侍看过去的时候,眼睛被什么给明耀耀地闪了一下,他顿时跳开一大步,捂着眼睛叫唤:“她们是妖邪!快——!把她们抓起来!”

  还在张头张脑的其他人立即一拥而上,搬的搬,抬的抬,将活体们钳制住。

  站在附近观望的一众宫女原本作势要跑,当见到活体们都被挟持了,好奇之下又挽住了步子,继续观望。

  庞公公来不及去想刚才只是被活体身上衣饰反射出来的光给照耀了一下,进一步号令:“带走!”活体们就被一帮小太监给押送着离开了。活体们业已苏醒,却都神志不清,嘴里吐出来的词含糊而不被人理会。

  从一道小门出去,绕了不少的路,押送才结束。七个女孩已然清醒得相互叫嚷起来。这时,她们被推进一间牢室,是那种封闭式的,只留一个探望窗的。

  “这些野蛮人是怎么回事!”披洒着一头黑色顺直发的少女,香子,厌恶地叫嚷着,拍打牢门。

  “这是什么地方?”块头较大的另一名乌黑发色的女子,泪几,显得难以置信地轻轻咕嘟。

  一名金发少女转过她婴嘟嘟的脸看旁边浅浅的金亚麻色头发,墨色眼睛夹杂浅许幽蓝的另一少女,发怔。对方也看她,并且鲜活地笑了,说:“腆腆,Merry Christmas。”

  “是你搞的鬼!”金腆腆忽然说。

  “没发现我们中还少一人吗?”法雅心态极佳地写在脸上,看一眼大家笑嘻嘻。

  “摩汀塔?”金腆腆念道。

  “对呀,或许是摩汀塔。”法雅立即说道。

  殊不知,摩汀塔正顶着一脸无辜表情站在某个地方,接受某人的“审问”。

  “你知道你是怎么晕的吗!”好像他知道似的,说得铿镪有力。

  斜拢着一头黛绿色松曲天然卷侧肩发的高挑女孩用她淡淡琥珀色明眸思索着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他粗蛮地嚷嚷,“你晕在街上,我把你给捡了!你是什么怪类?为什么穿成这样!你会讲话吗!”

  摩汀塔观量着面前个头不超过自己胸前的小个子,用英语嘀咕:“听不懂。”

  “什么?”对方耳根子一跳,“你说什么?”

  “我不懂你说什么。”她略略一笑。

  “你笑什么?”绷着脸,眼睛瞪直。

  “我在哪?”

  “你说什么啊?”

  “先别乱猜,还是等等看再说吧。”有着淡棕色松软长发,气质冷,却神情柔和的金台妍老师打断了学生们的沸议。

  “嗯,老师说得对,我们不猜了。”法雅乖顺讨好地冲老师一笑。

  “现在只能待在这里吗?”脸上仍旧写着厌恶俩字的黑色顺直发少女,香子,皱着眉说。

  显得与世无争温和宁静的季翡,适应着将身子靠到了墙边。同狡黠犀利,西欧女神范的凯迪娜一比,她是那么纯良,她还把块头较大性格冷静的泪几映衬得深不见底。这三人有着相近的个头,身高都在177cm左右,已经都年满18岁了,排舞时又被看成一个整体,所以她们被戏称为熟女系。相对的法雅、金腆腆、香子,年纪都在十五岁左右,个头也相近,便被称作少女系。惟剩目前不在她们中间,此前一直是和她们在一起的性格狂悍热辣,身高175cm的摩汀塔没有归类。

  掏出手机试了试,法雅婴妩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的酸笑。其她人都好奇地朝她看过来,眼下她是惟一带了手机在身上的人。

  “没信号。”她向大家报告。

  “给我瞧瞧。”金腆腆一忙将手机夺了去,拿在手里盘弄,并且放出了音乐。

  法雅看向方方实实的牢窟,蓦地道:“我们会不会是碰上了超自然现象,穿越了?”她刚说完,外面就有人拍门说:“什么声音!”

  大家一起瞪大眼睛默住,惟剩手机音乐还在喧闹。

  金台妍赶紧提醒金腆腆:“关掉!”金腆腆迟滞了片刻,对着手机小声说:“Stop!”音乐就停了。与此同时,探望窗开了,一双眼睛看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在!”

  金腆腆爬起身,走向探望窗,一口流利的英文说:“我们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是犯人吗?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总该给点水吧,渴死啦。”

  “腆腆,他听不懂。”在间隔了一会儿后,法雅断定。外面人果然说:“说什么呀!安静!不然放牢烟薰你们!”

  “你认为他们真的听不懂?”金腆腆看向伙伴。

  “是的。”法雅回答。

  探望窗被重新关上。

  “你说穿越?”香子语气尖锐地,“你以为我们在拍电影呢,可笑。”她针对法雅本人更加发自内心地鄙夷这种推测。

  “是不是可笑,过一阵就知道了。”

  “你们信吗?”香子冷傲地迅速将大家脸上的表情看一遍。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作好各种打算吧。”金台妍说完威慑性地看了看香子,暗暗阻滞着空气里的一股火药味。

  “真有这种可能吗?”季翡轻声询问。凯迪娜肃视着众人,心里嘀咕:蠢货才信。

  “我们是昏倒的,应该是人为事件。”泪几表示。

  “是超自然现象的穿越。”法雅冷静说,“我们失去意识以前明明是在雪地里……”她边说边回想。在刚醒来的时候,还想不起来的事,此刻已历历在目。

  ……

  雪花漱漱地迎来了21世纪又一个美丽的圣诞。

  某著名学院音乐系舞蹈讲师金台妍带着她的几名学生前往郊区参加院校师生自行组织的圣诞聚会。